宠物酒店官网怎么样

宠物酒店下载

159-3456-2110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新闻中心

承认戈兰高地归以色列?特朗普这次“玩”得有点大

发布时间:2019-06-10

承认戈兰高地归以色列?特朗普这次“玩”得有点大

  承认戈兰高地归以色列?特朗普这次“玩”得有点大  ■《纵横周刊》非洲问题研究员 陶短房  3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又一次通过其著名的“外交推特”发表惊人言论,称“52年后的今天,美国应充分认识到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这对以色列国家和地区的稳定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言既出,举世震撼。   戈兰高地南北长71公里,总面积1800平方公里,自1941年叙利亚独立后便归属叙利亚,联合国成立后也承认了叙利亚对其主权。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用武力抢占了戈兰高地大部(约1200平方公里)。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叙利亚曾试图武力收复,但并未成功。

联合国安理会各项决议和其它相关公认的国际法,都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特朗普这一宣布虽然令人震惊,却是有迹可循,和他自己的一贯做法一脉相承的。

  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乃至全世界最“好使”的盟友之一,犹太人的财力、游说力在美国政治、经济生活中的影响更是有目共睹。 特朗普在竞选时就以“支持以色列”为主要诉求之一,竞选团队中也包括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和犹太裔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这样的亲犹太人士,目的自然是吸引美国犹太财团和势力雄厚的“犹太院外团”的支持。 弗里德曼在特朗普当选后、宣誓就职前的2016年12月就被提名为驻以色列大使,是至今都没凑齐全套班子的特朗普驻外使节团队中最早被确定人选的一批。

  当选后特朗普不断作出一系列亲以色列的动作:让美国和以色列同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带头宣布把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如今承认戈兰高地归属以色列,不过是在既定方向又迈出了新的一步而已。   除了前述考量,特朗普此次这样做的,也有具体的目的。   首先,维持对伊朗的封锁和压力。

  由于绝大多数盟国反应冷淡,美国单边退出伊朗核协定、并对伊朗持续施加压力的做法变得难度越来越大。 以色列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政府是中东最敌视伊朗的两个国家之一(另一个是沙特),要把对伊朗强硬这出戏唱下去,就必须给以色列一点好处。

  其次,转移国内注意力。   近期由于“通俄门”等问题持续发酵,为“修墙”搞出的“紧急状态”更是弄到连党内都“一地鸡毛”的地步,原本寄托厚望的几个“大突破”(如美朝河内峰会)都虎头蛇尾,美中贸易战、美俄关系甚至委内瑞拉局势短期内都是僵持局面,这种态势显然不是特朗普所能耐烦。

“点个更大的爆竹以转移公众注意力”原本就是他的惯技,“戈兰高地事端”显然就是他最新点响的那个爆竹。

  还应注意到,内塔尼亚胡4月9日将参加以色列选举,目前选情并不明朗。 即便在以色列内部,对戈兰高地的立场也存在很大反差,工党元老、前总理拉宾(Yitzhak Rabin)和佩雷斯(Shimon Peres)等都曾公开承认戈兰高地是“被以色列控制的叙利亚领土”,以色列议会1999年还曾通过一项“从戈兰高地撤军”的、无约束力的“高地议案”。 简单说,左翼和中间派大多承认戈兰高地的确是叙利亚领土,应该讨论其善后问题。 相反,右翼、利库德集团,尤其是内塔尼亚胡则始终强调“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右翼还推动议会在上世纪80年代通过了具有类似内容的《戈兰高地法》(有约束力)。

特朗普在以色列选举投票日前夕做此表态,显然有为内塔尼亚胡“助选”之意——难怪后者第一时间公开表示“感谢”。   但特朗普这一步可能迈得有点太大了。   首先,联合国各项决议均不承认以色列在1967年6月之后吞并的阿拉伯土地,甚至安理会还特别在1981年12月17日全票通过497号决议,宣布以色列《戈兰高地法》无效。

也就是说,除了美国和以色列,恐怕不会有多少国家会承认戈兰高地这个联合国派遣了蓝盔兵观察哨的地方是“以色列领土”。   其次,和“使馆问题”不同,“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在美国法理上也找不到依据。

美国国会早在1995年就通过“耶路撒冷大使馆法”(Jerusalem Embassy Act),要求美国政府“早日”将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并在法令中毫不含糊地称“自1950年以来耶路撒冷市就是以色列的首都”,但考虑到国际社会的观感和地缘政治的需要,法令开了个“但书”的口子,允许美国总统以“国家安全利益需要”为由推迟搬迁使馆半年。

当时和此后的先后三任美国总统就顺水推舟,每6个月顺延半年,一直拖到特朗普时代。

而戈兰高地问题,美国非但没有“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这样的官方表态,反倒是有相反的官方表态——前面提到的497号“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宣称”的安理会497号决议,美国投的是赞成票。   第三,如果说搬迁使馆问题,美国还能多少找到几个附和者,在“戈兰高地”上乱捅马蜂窝,却是把“敌我友”都逼到了对立面。 特朗普一言出口,正要接待到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黎巴嫩,不论亲美、反美或中立派都一片哗然,纷纷呼吁“降规格”;叙利亚国内包括大马士革当局、亲当局派和反当局的“叙利亚全国联盟”(CNS)都发表声明,对美国“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CNS是美国扶持的)——这还是内战爆发后各方头一次立场一致;至今仍把大马士革当局关在外面的阿拉伯联盟秘书长盖特(Ahmed Aboul Gheit)指责特朗普“罔顾国际法”;欧盟发言人则在3月22日表示,欧盟根据国际法“不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3月31日新一届阿盟峰会将在突尼斯召开,届时估计另有一番热闹。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上台后不顾异议,力推美国—以色列—沙特“铁三角”,作为美国中东战略的基石。 如果说“使馆搬迁”问题上,“铁三角”尚可维持心照不宣的一致,但在戈兰高地问题上,沙特是断乎不敢“标新立异”的。

自卡舒吉事件后,沙特在外交和地缘政治操作上明显趋于谨慎,小心翼翼地和以色列拉开“安全距离”,并着手修复和大马士革当局的关系(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暗示可以考虑让叙利亚恢复阿盟成员国资格)。 特朗普倘在戈兰高地问题上折腾过头,可能令已出现松动的“铁三角”变得更加前途叵测。